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生活帮 >如何对付恶性涨价?公平会介入,只会带来委内瑞拉般的灾难 >
文章信息

如何对付恶性涨价?公平会介入,只会带来委内瑞拉般的灾难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7-02  分类:W生活帮 

一例一休影响所及,各界涨声一片、骂声连连。涨价的,认为劳动条件提升带来的成本增加,总要有人买单,于是反映在物价上合情合理。物价要涨,消费者当然不爽,政府也祭出公平会宝刀,要来查价开罚。但是,业者涨价消费者就只能照单全收吗?涨价会不会只是市场动态调整的过程呢?在调整的过程当中,到底谁受害?谁获益?政府查价裁罚势必导向限价,正当性和法益何在?

要釐清这些问题,源头就要先建立正确的价格观念。而恰好网路上流传一篇「经济学观点」的文章,几乎把常识中关于价格理论能犯的错都犯了。我们就以这篇文章为起点,来谈谈这些问题。

这篇文章错在哪?

先不论文章前段脑补的所谓新自由主义价格理论(但根本是错的),这篇文章提出的经济学理论是下面这一段:

首先得要很遗憾地说,他 「徵引」的李嘉图(David Ricardo)(李嘉图对价格理论的贡献其实不在这里,有机会再说) ,对于论证他的主张没有任何意义可言。怎幺说呢,我们把逻辑理清楚就好。他说李嘉图驳斥「商品价格由工资决定」的观点,主张「商品价格是由劳动生产力的高低决定的」,我们姑且不论到底谁主张前者,李嘉图又是不是主张后者,问题是,这两者之间有根本上的区别吗?让我们先看一下下面这个算式:

劳动生产力,是单位工时内产出的产品数量。工资,是单位工时的劳动力成本。同样工资之下,劳动生产力越高,每个产品分摊的劳动力成本越低。同样生产力之下,工资越低,每个产品分摊的劳动力成本越低。不论工资高低或者劳动生产力,这两者的变动,本质上是同一个东西,都会化约到「每个产品的劳动力成本」。

任何一个脑袋清楚的经济学者,不可能会拿后者来驳斥前者,因为两者表达的是同一件事情:「商品价格是由每个产品的劳动力成本决定的」(其实还有原物料等等其他成本,价格也不是想卖多少就能成交,容后再秉)。


正因为两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声称其中一个(工资)会影响利润另一个则不会,其中一个(劳动生产力)会影响商品价格另一个则不会,纯粹就是无稽之谈。事实是,两者都会影响到利润,而赔钱生意没人做,既然会影响到利润,自然也会影响到店家「愿意开出」的价格(注意,不是「能够卖出」的价格)。

当然,这同时也意味着就算工资提高,也可以靠提高生产力来压低成本、稳定价格。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提高生产力就意味着更高的劳动强度,原本有的休息时间得要取消;意味着更短的劳动时间,原本三个钟头做完的事要压在两个钟头里弄完;甚至意味着更高的自动化程度,原本让人作的改用机器来做。不论是做得更累、工时缩短带来的收入短缺、甚至是自动化带来的失业,总有人得要付出代价。

更何况,绝大多数的生意,不是你卯起来提高生产力就可以生产多少卖多少,因为需求不会随之增长。拿便当店为例,附近吃中餐的人就那幺多,原本一餐卖出500个便当,你卯起来做出600个也没用,没人吃你卖给鬼吗?所以到头来,店家在理论上可以靠提高生产力来稳定价格,实际上能提高的空间却有限,试着提高价钱也是不得已的选择。

价格,不是由成本来决定的

刚刚提到这篇文章脑补的新自由主义价格理论根本是错的,因为在上个世纪70年代(没错,已经那幺久了)的边际效益革命之后,经济学界已经摒弃了亚当・斯密(Adam Smith)以至李嘉图的成本价值论。

也就是认为价格是由劳动力成本、物料、土地等成本来决定的(有趣的是,这个转向其实在李嘉图的价值理论中已经露出端倪,但他自己却没想清楚)。价格不是由成本决定,而是在边际效益递减的原则作用下,由每个人对不同事物的主观评价差异中,从而发生的交易可能来决定的。

这段话听起来很绕脖子,其实只要想像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决策就能明白,打个比方吧:

我有三颗苹果,你有五个麵包。对我而言,一两颗苹果吃起来还算开心,如果吃到第三颗苹果就腻了,于是第三颗苹果对我而言评价就低落。你虽然爱吃麵包,连吃四个也受不了,于是第四、五个麵包对你来说没什幺价值。这就是边际效益递减的原则在起作用。

但相对地,你的那两个麵包,对我而言口味新鲜,我的第三颗苹果对你而言也是一样。这里就是我们主观评价出现了落差,这个落差让我们之间的交易,对双方都有利可图:

你有苹果可以配麵包,我有麵包可以配苹果,皆大欢喜。我认为你的两个麵包值得我拿一个苹果来换,你认为我的一颗苹果值得你拿两个麵包来换,价格是在这里得以落实。

如今我们当然不是以物易物,而是用货币来做共同的交易媒介,但当中的道理其实没有分别。就算没有人会嫌钱多,但任何人用劳动或商品跟人交易、换来货币,终究都是为了要拿去换别的东西,边际效益递减的原则还是在当中作用。对于存款上百万的人而言,一餐3,000元那就不叫钱;身家上亿的人,买台800万的游艇照样觉得划算。

这些道理,其实之前讲过了。在这当中,成本只是店家经营的参照点。店家主观上都想要将本求利,甚至能卖多贵卖多贵。但是买不买单,还要看消费者觉得值不值得。因为开放市场上,人们永远有别的选择,这家涨了我去别家,每家都涨我大不了带便当,连菜价都涨我少吃点还不行吗?所有想要跟消费者交易来换钱的店家,就得要不断提高性价比,来说服消费者「跟我交易比较划算」。

就算多数店家说好联合涨价,价格联盟也随时会崩溃。不只因为打破价格联盟有很多方式:不论是加个滷蛋、换油勤快点,都等于在打破价格联盟。更因为打破价格联盟是件有利可图的事情:

你们傻爱抬价,我偷跑加菜把客人给抢了,赚的还不是我吗?这是市场竞争中,卖方竞争起作用的方式。以为能爱抬价就抬价的店家,结果还是得受制于其他的竞争者,不能任意抬价。

公平会来刷存在感,倒楣的是谁?

正因为在开放市场中,其他店家的竞争和消费者的斤斤计较,制约了任意抬价的意图。眼前看到的一片涨声,说穿了只是店家预期法规环境调整、成本上升,先涨涨看罢了。但是消费者可能会流失,其他竞争者可能不跟进涨价,或者在服务和产品上加码抢客人。到时候拉不高性价比,没办法说服消费者的店家,终究会被逐出市场。由资本更雄厚、管理更严密、自动化程度更高的厂商来接手,服务倒闭商家释出的客户。

这是市场适应法规环境,逐步调整的动态过程。过程当中,相对弱势的经营者和劳工,当然会被排除到产业之外,得要另谋生路。这是拉高法规门槛必然的后果,求仁得仁我也懒得去说它。问题是公平会这时候跳出来说要查价开罚,真的对消费者有利吗?

都还不说社会上有百行百业,同行中各个店家经营的状态也不尽相同,想要一一核算成本,结果只是扰民兹事,让大家光配合政府稽查就吃不消。用广查严罚来管制价格,结果不过是加速倒闭和退出市场的速度而已。市场原本逐步淘汰低效率店家、让高效率店家接手的机制,可能因此出现断裂。

店家吃不消罚单稽查加速退出市场,供给萎缩之下消费者抢得更兇,实际市价因此水涨船高,货币价格却又被公平会盯死,接手供给者只得朝降低品质的方向找出路。不愿意买单的消费者,只好自力救济、另谋出路。

当然,随着接手者的投资到位、资源布建完成,供给的品质会再次趋良,好满足挑剔的消费者,说服他们回来市场。但公平会的介入非但不会造福消费者,反而会打乱市场逐步调适的过程,搞出青黄不接的尴尬过度局面。到头来消费者得忍受青黄不接,低效率店家加速关门大吉,公平会介入的正当性和法益何在?只有政府爽开罚单、爽收罚款而已。


所以,一例一休既然已经定案,面对涨声一片,林全的态度是值得嘉许的:「这是必然后果」。我期许他也秉持这个淡定,制止手下的公平会在市场里毛手毛脚。如果消费者不想为涨价买单,市场上到处是想靠着不涨价或者加码抢生意的店家。

爽快地用消费行为,逐步淘汰那些你不喜欢的低效率店家就是了。不可能又不想调整消费行为、又不准店家涨价、又要劳动条件提高,只想把老闆骂黑骂死,好调动公权力限价,逼老闆为你想要的一切买单。

毕竟人家出来做生意,跟你出去找工作一样,都不是做慈善,是要换钱拿来过日子的。你说他没竞争力也罢、黑心也罢,觉得不划算,他照样可以不干。不干不干吧,大家过起自给自足、以物易物的日子,听起来有多美好,问问委内瑞拉的人最知道。